1. <tr id="t66gp"></tr>
      <tr id="t66gp"></tr><big id="t66gp"></big><code id="t66gp"></code>
      <code id="t66gp"><menu id="t66gp"><optgroup id="t66gp"></optgroup></menu></code>

        1. <big id="t66gp"></big><code id="t66gp"></code>
          <nav id="t66gp"><sup id="t66gp"><progress id="t66gp"></progress></sup></nav>
          <th id="t66gp"><video id="t66gp"></video></th>

          <tr id="t66gp"></tr>
          展會信息
          電話
          +086-023-63670172
          網站首頁 > 展會信息 >  正文
          悅來美術館新展“姓·名”,邀你走進十位女性藝術家編織的新劇場

          2021年04月21日 18:50 來源:悅來投資集團  閱讀量:

          作為“城市美學”的踐行空間,悅來美術館于2021年4月16日-6月20日再迎新展“姓?名”。

          圖片

          展覽是藝術家以當下面臨的新問題為對象,以介入社會的方法為依托,呈現出不同藝術家對不同“姓·名”的重新界定?!靶铡っ笔菍儆诿總€人的命名,在這個命名中并沒有性別、種族、膚色等的區別,而展覽“姓·名”則是一次對已有的客觀稱謂的打破與重構。通過陳曦、彭薇、汪琦琦、王苡沫、向京、熊文韻、葉甫納、章燕紫、周褐褐、周雯靜十位不同年齡和狀態的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展現出她們內心與社會共同編織的劇場,探討新冠疫情之后每個人的內心不同程度的斷裂或對新的時期的心理感受。藝術家在這樣的劇場里可以忽略自己熟悉的“姓”或“名”,帶領我們體會新冠之后心理狀態的重啟,編制新的開始。

          策展人 呂澎

          四川美術學院特聘碩士導師、教授,澳門科技大學特聘教授。歷任四川戲劇家協會副秘書長、《藝術·市場》雜志執行主編、廣州雙年展藝術主持、中國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副教授、成都當代美術館館長、銀川當代美術館藝術總監、那特藝術學院院長。他是當代著名藝術史家、藝術評論家、藝術策展人,也是中國當代藝術的指路人。自1992年,呂澎策劃了多場展覽,始終保持著自我的思考和敏銳的洞察力。

          藝術家 陳曦

          陳曦是一位善于識別世界根本性轉變的當代著名女性藝術家。面對藝術問題,即便再復雜與困難,她也保持著這樣的一個態度:充分展示人的生命的可能性。陳曦從2013年開始進行古今中外的要素與符號的結合和并置,她把在媒體上看到的與日常生活中的物品放置在一起,以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矛盾與沖突。面對當今的社會和歷史問題,陳曦借用了她幾十年來的不同藝術手法:寓言式的,象征性的,諷刺的甚至文學的來進行創作。她的作品不僅表述的是現實的問題,同樣,也是人類未來的問題。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陳曦《迷途》綜合材料裝置 2021

          圖片

          ▲陳曦《迷途》(局部)綜合材料裝置2021

          這件作品反映了疫情來臨及疫情之后人們的一種精神狀態。疫情前創作了《迷途》木雕部分四個大小不一的兔子,它們胸膛被掏空,帶著口罩的形象,預言般的對應了疫情的發生。有意思的是,當我帶著雕塑和繪畫的部分進入展覽空間,又有了進一步的想法,我當即決定用雕塑身上同樣的霧霾藍色補充三面空白的墻面。去形成一個完整的劇場。最后得到了這件一年前的雕塑與今年的繪畫再加上布展前一天進入的展覽空間所共同形成的作品《迷途》。

          藝術家 彭薇

          彭薇是一位對傳統美學具有深度理解的女性畫家。面對漏洞滿篇的大眾文化、粗糙的時代情感,畫家彭薇選擇了一條艱難的路:從舊的好東西入手。她的繪畫生涯以畫太湖石開始。太湖石是傳統文化中重要的審美符號,也是中國文化的母體之一。彭薇畫若行若驟的太湖石看似重復,其實變化萬千。石頭不老不死,經得起她的戲弄和篡改。近幾年來彭薇從“湖石”轉到“繡履”再到“衣缽”,這一“變局” 使她的精致與靈性發揮到了極致,也讓她在藝術樣式紛繁蕪雜、畫壇日趨多元化的今天,發出了屬于自己的聲音,形成了具有個人風格的特定符號。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彭薇《松系列》《此處取決于偶然系列》宣紙水墨2020

          關于遺石

          石頭是我藝術道路的開始,從這以后,我找到了自己的語言,一個真正不同于傳統中國畫,不同于其他藝術家的技法。我發現我可以用這個技法來篡改石頭,這樣一個如此傳統的中國的東西,被無數人畫過的東西,但這種篡改非常個人,也非常當下。而對于我來說,當下其實僅僅是從畫石頭的第一筆到最后一筆這樣的過程,一旦完成,便已是過去。

          2001到2010年我不斷走出這個東西,又回到這個東西,這10年來,我看到了變化,同樣是石頭,它們似乎跟我的樣子一樣慢慢變化。我發現,這是一個其它系列之外能畫到老的東西:畫石頭在我這里如同充電,當一個系列進行到我已非常熟悉,熱情減退時,回到它,我又有了新的熱情。

          我想遺石系列是以一種過去式來證明現在時,它被剝奪了所有古代的涵義,只剩下圖式,并轉化為一種歷史的記憶。它以去除文化意指而獲得新的文化的可能性。但我不想證明我的當代性——因為當代藝術一詞的概念來自西方——我想證實的是中國水墨畫具有悠久的游戲規則,尤其是,中國人對于時間和今古的概念,怎樣有別于西方人——中國古代文人有一句非常哲學的話:“我恨不見古人,也恨古人不見我?!?/p>

          在中國人看來,“古人”與“我”,只是時間的不同“點”,見或不見,才是中國人在乎的事。這就是為什么我畫石頭時從未念及“當代”與“傳統”。我不在乎“重復”,當一件事物被重復,它的時間的點,已經變動了。時間是不會重復的,或者說,時間就是同一與重復。

          藝術家 汪琦琦

          汪琦琦是現就讀于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第四工作室的研究生。她是藝術家小組”萌-態-奇小組”成員,期間曾獲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創作暨林風眠創作金獎,第九屆新星星藝術獎等。她的創作主要討論身體、人工制物、情感之間的關系,去探討身體作為內部的隱喻,是如何將自我私密性公開化的,透析出面對世界這種肉身和人工、自我和外部的思考。她在作品中將身體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和視覺語匯,在更為廣泛的領域表達著公共性問題的反應。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汪琦琦 《隱藏標記》系列布面綜合材料 2018

          《隱藏標記》系列

          人的肉體和機械產物之間的規訓關系是我最初創作的思路和線索。這一想法是源自我作為脊柱側彎患者多次拍攝X光片的治療經歷。通過醫療射線的掃視,身體和醫療設備發生了碰撞和沖突,所產生的圖像讓我們觸到了肉眼不能及的部分。平日看似相同的個體都有著隱秘而未知的私人經歷。

          《隱藏標記》系列作品,就是圍繞著“人工植入”這一內容展開,探索了肉體與機械的微妙關系。畫面中肉體變得曖昧不清,難以辨認,它們脫離了物質的層面,衍生出一種若即若離的抽離之物,而機械品尖銳而又刺痛,冰冷無感情地串聯起松垮和脆弱。肉體在改造中逐漸成為人工制品規訓下的產物,人工制品成為我們體內的一部分,或融合或排斥,肉體和機械的邊界感逐漸模糊。

          圖片

          ▲汪琦琦 《救贖》系列布面綜合材料 2019

          《救贖》系列

          “身體”符號作為人性欲望的表達是與后現代藝術思潮興起密切相關的,它從顛覆舊的審美規則和闡述“真實”的那一刻起,所涵蓋的意義就已經不同?!毒融H》系列中的身體形象采取了“零度寫真化”的處理,顯露出身體本身的生物屬性、社會屬性。身體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和視覺語匯,在更為廣泛的領域表達著公共性問題的反應。

          高跟鞋、妊娠紋、整容、賽博格這些議題會出現在我的畫面中,而在這樣的過程中會出現許多微妙的矛盾,例如傳統認知中普遍歌頌母愛的偉大和現實情況中隱秘不敢言的生育后遺癥之間是一種怎樣的關系?那么我們習以為常的思維定式、約定俗成的道德觀念是否真的無懈可擊、完美無瑕呢?借此傳遞更具全面性與合理性的社會現象。

          藝術家 王苡沫

          王苡沫是就讀于四川美術學院新媒體系的研究生。她的主要創作方向為實驗影像動畫,作品涉及實驗動畫、裝置藝術、影像攝影?,F研究方向在探尋電影與動畫之間的交互關系,尋找他們之間邊界的拓展和延伸,對社會變革和未知學科的討論。2020年一度繁榮的重慶電廠成為了工業廢墟,工人們同時失去工作和住所生活發生了巨變,一瞬間半島成為了一座空城。王苡沫用實驗動畫與公共劇場交互的形式來進行創作,對她童年在電廠成長經驗的追溯與回憶,也是為父輩工人們離開電廠的“祭奠”。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王苡沫《人間狂想曲-對話》影像 10‘19“ 2020

          工業化一直以來都是中國近代化發展的縮影,社會主義建設電廠鋼廠都是現代化的需要。尋求中國經濟高速成長的密碼以及揭示中國經驗的本質。對電廠的研究也是對中國社會發展的一次探索。重慶電廠對于我而言是“鄉土”是記憶,我的父母祖輩都是電廠里的工人,我在電廠家屬區里面長大,這樣一個小地方就是我年少時的全世界。在2020年電廠成為了工業廢墟,工人們同時失去工作和住所生活發生了巨變,一瞬間半島成為了一座空城,廢墟彰顯了歷史不朽的痕跡和不滅輝煌的永恒,也凸示了當下的易逝和所有現世榮耀的具花一現。

          《人間狂想曲》是對我童年在電廠成長經驗的追溯與回憶,也是為父輩工人們離開電廠的“祭奠”,它們是一曲工業化時代的挽歌……這是一場以電廠作為背景的實驗動畫和以電廠的建筑廢墟作為舞臺的劇場性表演,我將用實驗動畫與公共劇場交互的形式來進行創作,在此作品中電廠工人和動畫角色成為出場的演員,這是一場集體經驗與個人經驗的相遇,是一次對未知的探索也是一場悲情的狂歡,藝術讓人免于流亡,廢墟之中也要奏響樂章。

          藝術家 向 京

          向京是一位具有女性視角和女性意識的藝術家。她作品里透露出的不安感,是對于現代性下人性的迷霧和對于生存本身的不斷確認——“內在性”是她所企圖挖掘的生存真相。問題先行是向京的工作方法,但她在業已被邊緣化的寫實雕塑語言里,在個人化塑造、雕塑著色、玻璃鋼材料的使用這些語言建構上,都做出了非常獨特而影響深遠的當代性實驗,開創出一種“外在看來是具象的現實主義,實則深度探討人性內在的精神價值”的作品面貌,在當代藝術景觀里構成一種獨樹一幟的風格。在談及“當代性與傳統媒介”、“女性身份與普遍人性”、“觀看與被看”、“內在欲望”、“具象藝術的抽象化”等學術命題時,向京及其創作是個不可回避的個案。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向京《妝扮》玻璃鋼著色2011

          《妝扮》是向京“S”系列的作品之一,創作于2015至2016年,也是其中唯一一件既具象又無形的作品?!秺y扮》只是一具沒有上半身的軀殼。無頭的肖像在各種鏡像的映射里,不停歇地旋轉,確認自己的姓·名。不同的鏡像以及觀者的觀看、凝視,也如同對她的呼喚。如果說“S”系列是向京對于人性主題的另一種層面上的探討,那么在《妝扮》中,則呈現出了人類心靈之中的某種生存論的層面,它是人本身的一種存在狀態,一種驅動著人向更好的生存形式運動的力量或者本能,一件在社會關系之中更好地隱藏與保護自我的人格面具。

          《廣場》和《單元》是向京“觀看之道”系列的作品,創作于2011年。個體從來存在于關系之中,被關系所命名?!秵卧访枋鲆环N我們所熟悉的親密(同時閉合)關系,男人、女人和孩子。而《廣場》中的人物關系更加隨機開放,像是幾個偶然事件的空間拼合。所有的關系發生于人與人之間的遇見、相交與分離,它們不斷制造我們的生存場景。

          藝術家 熊文韻

          熊文韻是一位重要而獨特的女性藝術家,她補充了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的中國當代藝術版圖?;蛟S她沒有成為當時的標志性人物,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作品尤其顯現出寶貴的藝術價值和文獻價值。熊文韻的創作階段可以簡單分為從藝早期、巖彩畫時期、抽象繪畫時期及有著廣泛的社會學意義的“流動彩虹”綜合藝術項目時期和至今主要從事的公共藝術教育項目。自“流動彩虹”項目之后,她的藝術一直離不開與社會交流,與普通人的對話,在“藝術社會學”還沒有成為流行的中國,她以一己之力創造出跨越社會和藝術的橋梁,體現了藝術對于社會的價值。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熊文韻《阿司匹林》 丙烯綜合材料 2020

          在我從小到大的記憶中媽媽一直身體不好,她的生活離不開生病、吃藥、住院這幾個內容。多年來家里人習以為常的事就是送老媽到醫院看病,家里堆放著大包小包的藥品。因為這些原因我對看病吃藥產生了一種天然的排斥心理。老媽生活節儉,她習慣把吃完的藥盒剪下來作為記事卡片用,還把養身書中總結出來的要點和自己對付疾病的經驗分門別類記在卡片上,家里人那里不舒服她會在這些藥盒卡片中找出對癥的“藥方”來。隨著自己的年齡增長和體能衰退,我也出現了血壓、心臟等方面的問題,幾年前不得不開始每天吃藥了,其中有一種藥叫阿司匹林。

          新冠流行期間老媽因感冒引發肺炎住進醫院的重癥病房,我和弟弟先后進醫院陪護,在醫院隔離期間,護理病人的家屬活動范圍只能在病房走廊到開水房和廁所之間。對于病情嚴重的病人和他們的家屬來說醫生的治療方案和用什么藥成為他們最后的一線希望。也許是一種宿命吧,在醫院的晚上我開始用藥盒卡片記錄所能看到的一切。

          藝術家 葉甫納

          葉甫納是一位相對客觀理性的藝術家。他們的藝術作品介乎于視覺和文字之間,運用的是一種“文獻式”的資料搜集法。她強調自己的作品并不帶有個人的觀點,而是希望在搜集整理的過程中(對于觀者則是去看和讀的過程中)形成,進而發現和擁有自己的觀點和看法。她的作品主要在現實生活中通過幽默和反諷的手法探討權威結構和多元文化的關系。在她的身上有一種很強的“歸屬感”,與現代人更多體現出的某種無根性和流離失所不同,她很明白自己屬于哪里或者說從何處去尋找和理清自己身上的東西。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葉甫納《大夢想秀》影像裝置 尺寸可變 2021

          本作品是由藝術家本人出演的系列作品“自拍-小說”中最新的一部。電視和網絡媒體中,常常有一部分備受爭議性的堅韌女性形象,她們以苦情或勵志的故事吸引了大量的關注,又往往得到大眾兩極化的評價。

          她們往往有著傳奇的經歷、悲慘的故事和強大的內心,本系列作品中,葉甫納自我帶入這些故事的女主角,以體驗角色生活的方式,根據媒體報道的資料,融合其他文本設想、還原媒體中人物的生活,重新翻拍和再現這些女性的故事,并用影像結合裝置、文獻的形式進行展示。

          藝術家 周褐褐

          周褐褐是一位貌似帶有反叛精神的80后青年藝術家。她的作品從雕塑、服裝到影像、裝置,以冷峻黑暗的風格、豐富的形式,對生死作出了獨到又富有哲學意味的詮釋。在她的作品里,我們得以從另一個角度理解“生命”?!案缣亍辈⒉荒芏x她,陰郁、神秘、暗黑、未知,也許是很多人對周褐褐作品的第一反應。周褐褐的創作帶有很強烈的個人風格和藝術語言,更可以說是一種新的創作觀念和新精神融合在了她的作品中。她所關注的是人的內在肢體如骨骼、腎肺器官的強魄以及強健的身體與外界的關聯性的問題。帶有極強的探究意味,是對過去的一種重新編制和對未知的一種想象和探尋。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周褐褐 《元柱》綜合材料 2019

          與往年相比,人們的交往方式發生了巨大的轉變;面孔紛紛被口罩遮掩,面對面的溝通減到了一個極低的程度。每天出門,我們感覺自己就像是生化部隊的士兵,無時無刻不處于作戰狀態,緊張,疲憊。但是我們理解:在殘酷的大流行病中,我們必須保護好肺臟,腎臟……所有內臟,整個身體。肺是牝臟,白色?!胺握摺淙A在毛,其充在皮?!蹦I是牝臟,黑色?!澳I者……其華在發,其充在骨?!眮碜援愋堑膽鹗總兘K將脫去所有衣服,只留下一根項鏈和一個面罩。骨骼,支撐;皮膚,防護。強健的身體仿佛青銅鑄造,沖向天空,在鏡面世界留下自己的名字和令人惦念的故事。我們正在遭到攻擊,確鑿無疑。努力或許微小,生命何其偉大。

          藝術家 周雯靜

          周雯靜是一位具有思辨和內省氣質的藝術家。她能在現在和歷史經驗中找到自己獨特的視點并在作品中淋漓體現。周雯靜的作品,如她自己所說關注的“是身份,性別,身體,疾病,權力以及它們之間的關系等問題”,這其中更多的展現的群體性的事件和現象之間的復雜關系,這些群體同樣也是由無數名字所構成,她找到了自己的藝術語言,來組織、構成和描繪她所關心、關注的話題和現象,這是她內心劇場的搭建和創建過程。周雯靜的作品帶給人一種刺痛感,她對于個人“疼痛”的關注,同時也是對社會“疼痛”的關注,是關于社會病理學的分析。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周雯靜 《紅色系列No3》石膏 2020

          《紅色系列》中紅色的第一層隱喻意義是“血液”。流血,是女性身體在生物性層面上所遭遇的最平凡的經歷,不論是經期,生育,受傷或者疾病。其中《紅色系列N°3》,我想制作了一個沒有頭、沒有手、沒有腿、沒有一切社會屬性,只保留了女性生殖功能的軀體。這個孕婦雕塑,以潔白無瑕的石膏制成,雕塑底部浸入紅色墨水,石膏吸附墨水之后紅色如淋巴液一般慢慢在身體上攀爬、暈染。石膏緩慢吸水變干,反復的變化之中,浮現出某種抽象的疾病特征。向上灌溉的過程中,紅色墨水表達了一種遠離美學的身體情境,妊娠過程不是潔白無瑕的,在今天,妊娠仍然被完美化,女性身體仍然存在于被蒙昧主義排斥的位置。

          藝術家 章燕紫

          章燕紫是一位體現“筆墨當隨時代”的水墨藝術家。她在創作中將自己的個體經驗和創作實際結合起來,也是她自我狀態的真實寫照。嚴格的說,章燕紫的創作已不是單純的水墨藝術,她早已突破媒介的邊界,探索水墨與其他材料的結合可行性,符合當代人審美需求。此外,她的創作一直都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出發,呈現出對社會問題的思考,也試圖用自己的藝術化解當代人一些精神困惑,以實現藝術的精神療愈功能。從這個角度出發,章燕紫的藝術也為我們理解“筆墨當隨時代”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關于參展作品 

          圖片

          ▲章燕紫《咫尺萬里》系列之4紙本水墨 2020-2021

          2020年,我開始有了每天看新聞的習慣,盡管每天都是壞消息。疫情數據是必看的,手機相關app做了各地數據圖表,最直觀的就是一張平攤的世界地圖,在我的手掌里。世界那么小,一塊一塊變紅,變黑,連成了一片。好像李可染的《萬山紅遍》,風吹樹梢,層林盡染。當世界在我的掌心時,天涯也不過咫尺。于是開始《咫尺萬里》的創作。

          觀眾可以在展覽現場,將藝術家的內心與社會的故事作為一個劇場來看待,藝術家在這樣的劇場里可以忽略自己熟悉的“姓”或“名”,編制新的開始。

          編輯:夏敏
          性欧美乱妇come_又粗又硬又黄又爽免费的视频_japanese日本偷拍厕所小便_日韩欧美亚洲综合久久影院